第10章

  那天夜里两点钟。电话铃声把尼科尔吵醒了,她听见迪克在隔壁房间里那张他们称为“失眠之床”的床上接电话。

  “喂,喂……您是哪位?喂……”他惊奇得提高了声音,“不过,我能同其中一位女士说话吗?局长先生?她们两位都是很有身份的夫人,有多种关系,处理不当会引起相当严重的政治麻烦……这是真的,我对你发誓……好吧,你会明白的。”

  他翻身起床,对他所了解的情况做了一番考虑,这时,他的自我意识使他确信,他可以接手来解决这件事——往日那种急公好义的行为产生的致命的愉悦感,强大的诱惑力,连同“我来!”的大声喊叫,从内心里扫过。他必须去处理这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情。因为去讨人喜欢是他早年养成的一个习惯,也许从他意识到他是一个破落家族的最后一丝希望的时候就开始了。在一个几乎完全类似的场合,这场合可回溯到在苏黎世湖的多姆勒诊所,由于意识到这种习惯的力量,他便做出决定,选择了奥菲利娅①,端起这杯酣蜜的毒酒喝了下去。首先,他要表现得勇敢、善良,尤为重要的是,要讨人喜欢。过去是这样,以后也会是这样。从他挂上话筒,电话机发出缓慢而古老的丁零一声时,他就明白了——

  ①莎士比亚悲剧《哈姆雷特》中的女主角。

  接着是长时间的沉寂。厄科尔喊了起来,“什么事?谁来的电话?”

  迪克甚至在他挂上话筒的时候,就开始穿衣服了。

  “是昂蒂布①警察局打来的电话——拘留了玛丽-诺思和那个西布利一比尔斯夫人。事情很严重——警察局长不肯告诉我。他只是说,‘没有死人,没出车祸’,但他暗示牵涉到许多事情。”——

  ①法国地名。

  “他们到底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你呢?我觉得这事非常怪。”

  “她们想得到保释以保住面子,而只有阿尔卑斯山滨海地区的一些有财产的人能够出保金。”

  “她们的脸皮挺厚的。”

  “我不在乎,不过,我要把旅馆的戈赛叫上——”

  迪克走后,尼科尔醒着躺在床上,心想她们不知道犯下了什么过失。后来她又睡着了。三点过后,当迪克走进房间时,她一下子醒来,坐起来说:“怎么啦?”就像是询问她梦中的一个人物。

  “这事真是稀奇——”迪克说。他在床的床脚处坐下来,说他如何把老戈赛从阿尔萨斯①人的昏睡中叫醒,让他把现金柜里的钱全倒出来,开车跟着去警察局——

  ①法国东北部一地区。

  “我不想帮那个英国人的忙。”戈赛咕哝道。

  玛丽-诺思和卡罗琳女土,穿着水手装,蜷缩在两间昏暗的囚室前的一张长椅上。后者摆出一副不列颠人的气恼神情,仿佛时刻期待着英国的地中海舰队全速赶来援救她。玛丽-明盖蒂,则显得惊慌不安、神情恍惚——毫不夸张地说,她一下子扑到迪克的怀里,好像这是求情的最佳方式,恳求他伸出援助之手。与此同时,警察局长向戈赛说明情况,戈赛虽然很勉强,但还是一字一句地听着,既想恰当地表示他欣赏这位局长的口才,又想表明他作为一个称职的仆人,局长的叙述对他并不能产生震惊的效果。

  “这只是一个玩笑,”卡罗琳女士轻蔑地说,“我们假扮休假的水手,我们遇到了两个傻女孩。她们大惊小怪,在寄宿宿舍闹开了锅。”

  迪克严肃地点点头,看看石头铺的地面,就像一位听取忏悔的神父——他不知如何是好,真想讥讽地笑几声,又想让人将这些女士抽上五十鞭子,半个月只给她们吃面包、喝水。卡罗琳女士的脸上,毫无耻辱感,除了那两个胆怯的普罗旺斯女孩及愚蠢的警察使她蒙受的耻辱,这态度让迪克感到困惑。然而他早就得出结论:某些阶层的英国人,生活在一种强烈地反社会的氛围之中,相比之下,纽约人的狼吞虎咽就只能看作是如同小孩子贪吃冰淇淋而得了消化不良一样,微不足道。

  “我必须在霍赛听到这个消息之前就出去,”玛丽恳求道,“迪克,你总是能把事情安排好——你总是能做到的。告诉他们,我们要马上回家。告诉他们,多少钱我们都付。”

  “我才不付呢,”卡罗琳女士傲气地说,“一个先令也不付。不过,我会很乐意知道戛纳的领事对此会怎么说。”

  “不!不!”玛丽执意说,“今天夜里我们就得出去。”

  “我明白我能做什么,”迪克说,又加了一句,“但有钱能使鬼推磨嘛。”他看看她们,似乎她们是无辜者,但他知道她们不是。他摇摇头,“真是异想天开!”

  卡罗琳女士沾沾自喜地微微一笑。

  “你是个精神病医生,是吗?你应该能帮助我们,而戈赛必须帮助我们!”

  这时,迪克走到戈赛身边,向这位老人详细询问了他所了解的情况。事情比他们原先知道的要严重——她们搭上的一个女孩是体面人家的女儿。这户人家非常恼火,或看来是这样,事情的解决必须跟他们商讨。另一个则是跑码头的姑娘,比较容易应付。依据法国法律,一旦定罪,就要被判人狱,或至少,公开驱逐出这个国家。更为麻烦的是,当地居民正在失去耐心,出现分歧。有的人受惠于外国移民,而有的人则因物价的不断上涨而迁怒于外国人。戈赛把整个情况对迪克概述了一番。迪克叫来警察局长商谈起来。

  “你知道法国政府想要鼓励美国人来观光旅游——因而去年夏天巴黎曾下达一条指令,请勿逮捕美国人,除非有极为严重的犯罪行为。”

  “这行为够严重的了,我的上帝!”

  “然而你瞧——你看过她们的身份证吗?”

  “她们没有身份证,她们什么也没有——除了两百法郎和几枚戒指。她们甚至连鞋带也没有,想上吊也不成!”

  听说她们没有身份证,迪克倒松了口气,他接着说:

  “这位意大利女伯爵仍然是美国公民,她是——”他慢悠悠地语气矜持地编造着谎言:“约翰-D-洛克菲勒-梅隆①的孙女。你听说过梅隆这个人吗?”——

  ①约翰-D-洛克菲勒-梅隆(1855-1937),美国金融家,曾任美国财政部长。

  “是的,老天,听说过。你以为我没见过世面吗?”

  “另外,她还是亨利-福特①的侄女,因而在雷诺及雪铁龙公司②都有关系——”他觉得最好就说到这儿。然而他诚恳的语气打动了局长,因而他又说下去:“逮捕她就如同逮捕一位显要的英国皇室人员,这可能意味着——战争!”——

  ①亨利-福特(1863-1947),美国汽车制造商,1903年创办福特汽车公司。

  ②法国两家著名的汽车制造公司,所产雷诺、雪铁龙牌汽车驰名世界。

  “但这位英国女士怎么说?”

  “我正要说到她。她同威尔士亲王的兄弟订了婚——就是那位白金汉公爵。”

  “她会成为他的一位称心如意的新娘的。”

  “现在我准备给——”迪克飞快地估算了一下,“每个女孩一千法郎——再给那户‘体面’人家一千法郎。另外再加上二千法郎,由你来分配,给那些——”他耸了耸肩膀,“——执行逮捕行动的警员,寄宿宿舍的老板等,你看着办。我打算给你五千法郎,希望你马上着手处理这件事情。这样,她们就可以保释出去。对她们的指控可以是妨碍社会治安,所需罚款明天见法官时交纳——或通过信使。”

  警察局长还没说话,迪克就从他的表情中看出,这事成了。局长踌躇着说:“我没有作记录,因为她们没有身份证。我必须看——得,给我钱吧。”

  一小时后,迪克和戈赛先生把那两位女土带到旅馆,卡罗琳女士的司机在她的小车里睡着了。

  “记住,”迪克说,“你们每人欠戈赛先生一百美元。”

  “好的,”玛丽回答,“我明天给他张支票——再多给一些。”

  “我不给!”卡罗琳女士的话把大家都吓了一跳,他们都望着她。她此时已完全恢复过来,摆出了一副淑女的架子,“这事整个儿是一种暴行。我并没有授权你们给那些家伙一百美元。”

  矮个的戈赛站在汽车旁,他的眼睛顿时瞪大了。

  “你不还我钱?”

  “她当然要还的。”迪克说。

  戈赛想到他在伦敦餐馆做杂役时曾受过的侮辱,顿时怒火中烧,他在月光下向卡罗琳女土走去。

  他气势汹汹地对她吐出一大串脏话,而当她冷笑着转身走开时,他追上一步,飞快地朝着那最显著的部位踢出一脚。卡罗琳女士受到突然袭击,就像一个人被枪弹击中那样,伸出手去,穿着水手装的身体向前倒在人行道上。

  迪克不去理睬她的盛怒,“玛丽,你去让她安静下来!否则十分钟之内,你们两个都会被戴上镣铐。”

  在回旅馆的路上,老戈赛一言不发,等他们经过瑞昂莱藩娱乐场时,他仍在爵士乐声中抽抽搭搭,不时地咳上几声。最后,他叹口气说: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女人!我也见识过世界上许多很有名气的交际花,对她们,我倒常常很尊敬,但这样的女人我可从来没有见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菲茨杰拉德作品 (http://feicijielade.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