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节

  “基蒂-普雷斯顿旁边的那个男人是谁?”艾利问。我回答她后,她却说,他看上去就像一个有轨电车上的售票员,她一面说,一面做出一种找车票的样了。

  厄尔马上以优美的自由游泳式全力游过来,在我们这一边爬出泳池,我把他介绍给艾利。

  “您觉得我的姑娘怎么样,少尉?”他问。

  “我不是跟您说过了吗,她不错,是吗?”

  厄尔向艾利点了点头,这次他的意思是,他的姑娘和艾利是在同样的圈子里交际的。

  “我们哪天晚上一起上一家大饭店去吃饭,您看怎么样?”

  我就让她们自己去决定。我觉得很有趣,艾利能看出来,能得出结论,认为厄尔不是一个理想的男人。但是摆脱厄尔少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兴奋而善意地把艾利那四肢匀称的漂亮身躯打量了一番,然后认为艾利甚至比别的女人好。

  10分钟后,我看见他们俩一起在水中了,艾利顽强地一蹬,游了出去,厄尔却噼啪地拍打着在她周围游来游去,有时他停下来,乐呵呵地凝视着她,就像一个小伙子在看一个布娃娃。

  整个下午的其余时间,他便呆在他那位姑娘身边,艾利也终于回到了我的身边,她笑着轻轻对我说:“他对我很留恋,他以为我没钱付车费呢。”

  但她很快转过身去,基蒂-普雷斯顿小姐站在我们面前,她的脸红得火辣辣的。

  “艾利-卡尔霍恩,我想你不致于竭尽全力把这位男子从另一位姑娘手中夺过去吧。”

  那威胁性的一幕使艾利脸上露出了一丝害怕的表情。

  “我觉得你干这种事着实有两下了。”普雷斯顿小姐的声音很轻,但却很尖锐,即使听不见,也能感觉到。我看见艾利那清澈明亮的眼睛尴尬地东看看、西望望,好在现在厄尔自己也在天真地看着我们。

  “如果他碍着你什么了,那么你应该在他面前显显你的威风。”艾利紧接着抬起头回敬说。

  她对传统仪态方式的看法和基蒂-普雷斯顿那幼稚、激烈的占有欲是互相矛盾的,或者这么说吧,艾利的“良好教育”和其他人的习惯是格格不入的。她把头转了过去,走开了。

  “请您等一下,姑娘!”厄尔叫道,“告诉我您的地址,也许我会打电话给您的。”

  她以一种基蒂完全不感兴趣的方式看了他一眼。

  “这个月我在红十字会很忙,”她冷冷地说,冷得就像她那往后梳得光溜溜的金发,“再见。”

  回去的路上她笑了,在这以前,她的脸部表情犹如被卷入了一场值得怀疑的桃色事件,此刻,这种表情已消失殆尽。

  “她永远也得不到这个年轻人的,”她说“他想换一个新的。”

  “显然,他想得到我。”她这么想着,觉得挺逗的。

  “他想把他那轧票钳给我,就像给我一枚大学生组织的徽章一样,多么奇怪!如果我母亲看到像他那样的家伙走进我们家里,她会昏倒和死去的。”她说。

  为了尊重艾利所说的话,过了整整14天,厄尔才去拜访她,后来在一次俱乐部舞会上他又去纠缠她,惹得她十分恼火。

  “他是个颇为粗鲁的小伙子,安迪”她轻声对我说,“可是他做的一切又是那么真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菲茨杰拉德作品 (http://feicijielade.zuopinj.com) 免费阅读